为你嗦橡皮泥的瑞希

真吻过他侧颈。

【博君一肖】原来是正主在舞

现实向流水账/3K一发完/甜饼/OOC警告


陈情令大爆完全是肖战意料之外。在路人嘲都懒得嘲的团里呆了几年,一直不温不火,对于红的概念甚至比出道前更模糊了。而这场限定的夏日狂欢,切切实实把他推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上,让他惶恐,面对无数声“你值得”,只觉得受之有愧。


剧播已过四个多月,密密麻麻的行程终于在年关将至消停些许,结束了一档综艺节目的录制,晚上八点多独身回到在北京的住处,洗完澡后简单煮了碗面,多放了两勺辣酱,一时呛得流泪,眼睛红红的像兔子。


肖战微博粉丝数量已经突破1800万,从破1000万开始,评论里面粉丝们就不停嚷嚷哥哥快放福利,工作间隙翻翻那些女孩子们单纯热切的字句,心里很暖和。去年早和公司报备过福利直播的内容,一直从八月拖到现在,想着今天收工的早,就把电脑搬到书房里摆好,对着摄像头调了调光。


北京暖气很足,肖战只穿了白T和黑色运动裤,头发末梢还有点没吹干的水汽,他翻出一件旧外套草草穿上,上面还沾有以前画画留下的洗不掉的各色痕迹,把有段时间没用的颜料和画笔摆放整齐,支好架子铺上纸。


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放在桌上,往里面扔了颗VC泡腾片,他总是学不会王一博的清淡口味。


和经纪人发了现在要直播的消息,等了几分钟得到同意的回复。肖战转头面对书柜玻璃理了理头发。


点开微信,和王一博的对话框还停在自己那句“好吧,明天见”。


王一博这几日在上海有通告,明早5点的飞机飞北京,晚上要参加一个颁奖典礼,他们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顿饭。


虽然每天都闲扯些有的没的聊会天,遇见什么好玩的新奇的都兴冲冲发消息过去,但是算算,从剧播宣传期结束到今天也只匆匆见了两面。肖战把这种空落落的酸涩感怪罪到魏无羡头上,不是科班出身的体验派,入戏出戏总是比别人慢些,他不苛求自己快速完全脱离角色给他带来的,某些时候难以言喻的情绪,不过一年多,确实太久了。


王一博下午跟他说在拍杂志封面,为了脸不肿,早饭和中饭都没吃,水也少喝,肖战骂了两句对面就不回了,还是他自己又搓搓地憋不住哄小孩,可惜小孩还没搭理他。


肖战忍不住,又干巴巴发了句“小朋友,我要上微博直播了”,等了几分钟依旧没反应,肖战笑着骂王一博气性真大,手机放一边,终于连上微博的直播平台。


一瞬间,直播间涌入了几百万人,卡得肖战面对屏幕怀疑人生。
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没了!!哥哥竟然开直播了】

【哥哥我爱你!!!!】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是什么好日子】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】

【看看妈妈吧!!妈妈想你了!!!!】


肖战看着飞快滚动的消息,艰难地跟粉丝打招呼,笑着调侃太卡了。


【啊啊啊啊啊哥哥笑起来太好看了我去世了有事问灵】

【肖战!!看我看我!!!!】

【哥哥是刚洗完澡吗!头发要吹干!!不要感冒了!】

【这是迟到了快半年的福利吗?】


肖战没戴眼镜,微微眯着眼好看清屏幕,“让大家久等了。”


【啊啊啊啊哥哥眯眼我可以!!】

【不,你不可以】

【不久不久!!等哥哥一辈子都可以!!】


肖战看着粉丝们一句一句的俏皮话笑着,把镜头对准画板,“以前问过大家想要什么样的直播,很多人说想看我画画,但你们去年真的没看够吗?不无聊吗?”肖战的手很漂亮,但手腕处有着明显的黑白分界。


【不无聊!看到天荒地老!】

【哥哥的手!!我也可以!!】

【小黑兔爪警告!】

【肖战你以后喷防晒能不能不要放弃手!】


“其实现在白了点,真的。”肖战把右手抬起来往镜头前晃晃,“我容易晒黑,有的人就晒不黑。”


【有的人????】

【啊啊啊说清楚我不差这点流量!!】

【@白牡丹】

【@白牡丹】

【某些西皮粉能不能别自我高潮,圈地自萌懂不懂,别在这里找存在感】

【麻烦刷别人的点叉退出呵呵】

【姐妹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够了别舞求求你们了磕头了】


肖战看着画风跑歪的弹幕,这群有事一致对外无事窝里批斗的小姑娘还真是可爱,不过他确实是想到王一博白嫩嫩又莫名比他大一圈的手了,“你们想看我画什么?”


【魏无羡!!!】

【夷陵老祖骑摩托!!!!】

【兔子兔子哥哥画兔子】

【画啥都行哥哥我爱你啊啊啊】

【自画像吧!】

【魏无羡和蓝忘机!!】

【海绵宝宝!!!!】


肖战回想起那两个夏天,自己画了很多次魏无羡和蓝忘机,云纹抹额发髻头冠的形状,王一博眼睛嘴巴鼻子下颌的轮廓,闭着眼都可以清晰地在脑海复原。


不能再画了,画太多次了,他怕这次正经画会太过招摇,没剧播的借口太明显。


“好好好,那我画海绵宝宝。”


【啊啊啊啊啊好!!】

【哥哥再画个派大星吧!!!】

【这幅画会送给粉丝吗】

【求哥哥抽奖我可以我可以】

【闭嘴吧你不可以】


“这幅画会送给你们,不过还没想好以什么形式,等我几天。”他仔细勾线,许久未画却并不手生,下笔干净利落,偶尔侧身或后仰看看线稿,以修改完善。通常他画画是很安静的,但直播不能真的演哑剧,总要兼顾粉丝,所以不时瞥一眼屏幕挑着回答问题。


夜晚,四周静谧,他不自觉把声音放得很轻,像是和粉丝们说着悄悄话。


玩滑板海绵宝宝的线稿渐渐地成型,肖战略改几处,又开始在后面画菠萝屋。
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】

【是真的是真的】

【妈妈我看到了滑板】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滑板啊啊啊啊啊啊啊】

【菠萝屋!!在画菠萝屋了!!】

【提滑板有意思?我劝某家不要戏那么多】

【呵呵,正主自己画的滑板不能说了?】

【哥哥爱画啥画啥,一个个有毛病?】


肖战看着屏幕,没吭声,上周王一博托人从美国带回来一个什么限量版的滑板,凌晨一点半给他发了二十几条微信,全方位无死角展示了它的特别之美,消息提示音生生把肖战震醒了,气得他打电话过去把小朋友一通骂,结果王一博直接把电话挂了,发了视频请求过来,现场展示新滑板,激动之余还在客厅摔了一跤。


肖战想到这笑出声来,掩饰着装作拿橡皮脱离镜头范围捂住嘴。


【刚才哥哥为啥突然笑了??】

【一脸懵逼但是太帅了啊啊啊】

【想到啥了!!让我听听让我听听】


修好线稿,肖战半低着头,拿颜料上色,T恤领口随意露出那款常戴的滑雪项链。


设计师出身的肖战很久没好好画了,一时手痒起来,又拿起铅笔在纸上添加起比基堡海滩的其他元素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画的人和看的人都非常享受。


北京时间23:19,过于寂静的夜晚,“叮咚”一声门铃响,把肖战吓一跳,显然直播间里的粉丝都听到了这个动静,霎时间满屏的尖叫和问号,上升期男偶像如果真的爆出来有什么女友男友炮友,那简直是自毁前程。


诡异的是淹没在重复弹幕里,一群小姑娘默默刷着【在线做法是web】


看着没有任何消息提示的手机,肖战心里犯起嘀咕,这个住处只有亲人、经纪人和几个很好的朋友知道,来的话也会提前发个消息,大晚上这是谁来?自己这算是直播事故吗,肯定上热搜。


肖战告诉自己不要紧张,不要关直播,否则无论怎样都解释不清,还会被看自己不爽的一波人抓住狂黑。脑海里飞速过了一遍知道地址的名单,洁身自好的肖老师并没有什么密友可以私会,顶多是敲错门或者爸妈朋友什么的。


本着这一思想,肖战起身,“可能我父母没带钥匙或者哪个兄弟的恶作剧吧,也有可能按错了,我去看看,你们乖。”
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】

【乖!!!我们乖】

【你们能不能不刷了烦死了,要是真有事儿,哥哥敢直播都不管就去开门吗】

【就是,哥哥啥人品你们心里没数吗】

【说不定就是公公婆婆钥匙没带,你们还不准备准备见家长】

【弱弱说一句,公公婆婆不会这个时间来吧】

【说不定女朋友】

【战哥并没女朋友谢谢,恶意黑的举报吧】

【也有可能哥哥的兄弟喝多了没地去啊】

【就是就是】


门铃又响一声,肖战从猫眼里看,王一博戴着黑色口罩黑色帽子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,带着满身的疲惫。


肖战没法具体形容现在的感受,整个胸腔被巨大的惊喜感充斥,好久不见的思念让他的手抖起来,遗憾的是这种重逢还夹杂着不知如何收场的紧张。


他克制住自己,看了眼手机,王一博并没回消息,想拨电话通个气演出戏,结果提示对方已关机。


好吧,看来王一博是改签了机票,手机大概在路上没电了。


肖战回头看了眼书房的方向,叹了口气,笑着摇头准备开门。


“真被你害惨了,小朋友。”


评论(217)

热度(6607)